洪门华侨致公标志
     
       
 
             返回首页《洪门·华侨·致公》
 
 
我心目中的厦门政协
―――纪念政协成立60周年、厦门政协成立55周年
◆ 王起鹍  ◆

【更改字体样式: 】  


1992年在市政协八届二次会议上发言


1996年在市政协八届二次会议上发言


1996年在政协九届一次大会上发言

   1949年9月21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在北平隆重召开。今天人民政协迎来成立60周年的喜庆日子。
  厦门政协1955年成立以来,也经历了55年的历史。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厦门政协在做好团结各界,凝聚人心的工作;在履行参政议政和民主监督职能,在建设经济特区和社会发展方面做出了新的贡献。
  政协不但是民主党派发挥参政议政作用的广阔舞台,也是民主党派之家。从施耀、施能鹤、林源、蔡望怀到陈修茂主席,目睹厦门政协发展的历程、以及广大政协委员履行职责、推动发展、参加经济社会建设的成就和风采。
  厦门经济特区建立初期的1982年初,刚刚建立的致公党组织,为了解决致公党的固定会所,在市委统战部和政协的协助下(当时由统战部长兼任政协主席),得到政协驻会领导支持,很快地把民主大厦六楼原政协的仓库,腾出有三分一的地方给了致公党做会所,政协还无偿提供了其他靠背椅和茶几。之后,白手起家的致公党组织的活动,基本是借用政协会议室或礼堂。
在那个年代里,或许是“文化大革命”给我们一代人带来了许多不幸,或许大家为了振兴中华建立自己的家园,或许为了厦门经济特区的加快发展,我亲身感受到,厦门政协的领导和机关干部都非常关心和支持各民主党派的建立和发展工作,把民主党派看成是自己一家人,施耀、施能鹤主席经常应邀参加民主党派的会议,王允晓、王毅仁、黄亦锦、林海水等其他驻会副主席、秘书长更是经常参加民主党派的活动,政协的机关干部对民主党派工作也是给予热情支持和帮助,民主党派的机关干部也经常主动协助、配合政协做一些工作,就共同关心的问题进行调研,三十多年来这个优良传统不断得到继承和发展,民主党派组织在政协的“大家庭”里感到无比温暖……
  1983年3月,我被政协借用做为政协大会的工作人员,当时的政协机关包括驻会领导只有十来人,我被分配在台胞宗教小组做纪录员(以后又分配到华侨组),这就是我第一次“光荣”参加政协会议,当时没有“参政议政”这个词汇,一些老委员从亲历的“神仙会”、“斗私批修会”中反思而过,更期盼一年一次的政协全会能贯彻“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方针,因此每次的讨论,台胞、侨胞及各界的委员们的议政热情是相当高昂,个个是仆仆风尘,殷殷情意,灼见真知,诚心可鉴。他们结合引资、引智、来料加工、补偿贸易,围绕四个现代化建设和如何在厦门经济特区实施自由港某些政策而畅所欲言、献计献策,只是仍然有些委员还是会不时回忆起令人难忘的“文化大革命”以及带给他们的创伤,当时的政协委员大多数已是年过半百,在“姓资”、“姓社”的争论中,保持沉默,由于不少人曾经受到“文革”的冲击,因而心有余悸……
  我正式调入致公党任公职时,正是施能鹤担任第六届市政协主席,施主席品德高尚、平易近人的作风给自己留下深刻的印象,他非常关心我们年青人,经常教导我们做事要诚心诚意,做政协工作、党派工作首先要学会做好团结各界人士和凝聚人心的工作,我在政协老一辈领导的教导、关怀下成长,至今每次见到离退休的主席或其他副主席时,他们都会主动地问长问短,仍然关心我的工作与生活,他们是令人敬重的老前辈……
  我历任厦门市的二届政协委员,从许多老政协委员身上感受到一种求真务实的耿耿心志,从中听出了他们的自豪,更听出对委员职责的珍视;他们的言行传递着可贵的政治意志,饱含着强烈的责任意识。这种责任,来源于心系大局、情牵大众的热忱,体现着爱国统一战线的活力和生机,从一个侧面,生动展示了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的特点和优势。
  后来因工作需要,我转任市人大常委,不再是政协委员的我,政协在我心中仍然占有重要的位置,一有时间我一定会经常“回家”看看,这期间我还陪同陈修茂主席出访、随同陈维钦副主席到广东调研,因为厦门市政协的发展与厦门市各民主党派的发展是分不开的,政协有今天,也与老一辈的政协领导和历届委员们的无私奉献是密不可分,政协永远是民主党派的家,政协领导干部的工作作风和政协的优良传统得到了各民主党派和历届政协委员的认同与肯定,政协工作理所当然也得到各民主党派的鼎力支持。从自己的经历、从自己的情感,无论作为党派或个人,即便是退休了,对政协仍是深情如故,至今我还是像过去一样,经常主动地与政协领导、机关干部接触、沟通、交朋友,探讨共同关心的问题……
  1989年中共(89)十四号文件发表之后,使我们都认识到,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是我国的基本政治制度,人民政协是我国政治制度的一大特点和优势,人民政协的性质,决定了它在组织上的广泛代表性;政治上的巨大包容性,以及党派的合作性和民主的协商性。中共厦门市委和市人民政府分别制定出台了“中共厦门市委关于当前加强政协工作的若干意见(1994年4月6日)”、“关于当前加强政协工作的补充意见(1995年6月29日)”、“人民政府关于加强政府与政协联系的决定(1995年7月17日)”、《中共厦门市委关于切实加强人民政协工作的决定》(2005年9月),这使政协工作走向制度化和规范化。1979年,市政协恢复活动,建立起“学习中心组”,自1994年政协每年举办一期的暑期研习班,以中心组成员为主,根据党派和团体的实际情况,精心组织学习和活动,提高成员的思想认识和理论水平,同时拉近了彼此的距离,并在课题调研、提案议案、海外联络,及参政议政和民主监督工作方面进行交流、推陈出新。近几年来,厦门政协更加注重加强与各民主党派、工商联的联系、沟通与合作,力求政协工作有所作为,有所创新。
  我有机会担任政协委员,因为我是党派的秘书长、副主委,是代表党派出任这一份沉甸甸的责任职务,因此我清楚地知道,政协委员在政协这个平台上参政议政,完全依靠高度的政治觉悟和高度的自觉性,是要有强烈的责任心和责任感。我兼任过政协“四胞委”委员、“学宣”委员和《厦门政协》编委,作为一名政协委员,了解群众的意愿,体察群众的情绪,倾听群众的声音,反映党派成员的要求,是我们政协委员的职责所在。三十年来,我很认真地履行自己的职责,亲笔撰写的大会发言稿、提案议案、稿件、通讯、信息就有上百篇,至今仍然为《厦门政协》撰写文稿,曾经多次获得政协的表彰;多次参与政协的课题调研工作和海外联络工作,以政协作为平台,更好地发挥致公党、侨联的特点和优势,为海外华人华侨和广大归侨侨眷服务。
  如今,新时期对政协工作、民主党派工作、侨联等社团工作和政协委员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我们都必须围绕政协工作,为保障我国政党制度有效运转,促进执政党良好执政,确保国家长治久安服务;要充分发挥民主党派参政党的作用,不断提高政治协商的质量;各民主党派、团体要依托人民政协体制,大力发扬社会主义民主,促进我国民主政治建设,巩固和发展新形势下的爱国统一战线,增强吸纳和团结新兴社会力量的功能,真正把科学发展观的要求体现到政协工作的各个环节,坚持围绕中心、服务大局的工作原则,努力创造团结稳定的社会政治环境。
  其实道理很简单,政协章程是参加政协的各党派、无党派人士、各人民团体和各界人士共同的行为准则和开展工作的基本依据。因此,把政协当成自己的家,把政协工作当成自己的工作,参与多了,对政协的感情就深了,政协工作取得进展,自己也感到自豪,心目中的政协将更加灿烂……  (2009年9月15日 )

仅供参考   请勿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