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门华侨致公标志
     
       
 
             返回首页《洪门·华侨·致公》
 
 
敬业奉献 一片丹心
―――林春福同志为筹建厦门致公党组织的故事
◆ 王起鹍  ◆

【更改字体样式: 】  

  
  
林春福同志是在病魔的折磨中很早就离开了人世,他带走了许许多多致公党无法找回的历史,也带走了他为筹建致公党厦门、漳州等地方组织的经验、经历和历史,但是,他在厦门,他在为筹建厦门致公党组织而兢兢业业的精神,让我犹然起敬,从他身上体会到致力为公的内涵,学习到他敬业奉献的无私精神……
  致公党厦门组织筹建初期,林春福同志经常要到厦门,在陈思达同志(厦门唯一的文革前的党员,曾和春福同志在广东致公党组织共事过,后为工委会委员、市委会顾问)的协助下,开始致公党厦门市组织的发展和筹建工作。春福同志患有严重的胃病,当时的交通不发达 ,从福州到厦门六-七个小时的路程,经常把他折腾的阵痛难忍,然而他到厦门工作,经常是住宿在霞溪旅社或华侨大厦后楼最便宜的招待所,房费不过2-3元,三餐用不到一元钱的菜金,经常还是一、二个馒头便打了发自己。
  由于我是归侨,又比较年青,被春福同志看重的应当是我的热情,他经常教导我,做致公党的工作,面对归侨侨眷知识分子,要有诚心、也要细心,要帮助他们解决困难和问题,树立为归侨侨眷服务的思想……,他认为:归侨比较坦率,“文革”受到冲击、受到多年的抑制,很容易发牢骚,要注意引导他们变牢骚为积极的提意见、建议。他要求参加致公党组织的同志,要认真学习党章,团结归侨侨眷为振兴中华而工作。
  其实,他并没有要我帮助他做些什么,而是他的工作精神促使我主动去帮助他做些什么,经常看到他一支手按住胃部,另一支手吃力地书写报告、资料时,我要求他把一些事让我来分担,他看到我的真诚和热情,就把一些抄抄写写的事让我完成,在华侨大厦的招待所里,厦门一批又一批的新党员的入党申请表上,省委会意见栏的“意见”,留下了我永远值得“炫耀”的笔迹。
  为了建立致公党厦门地方组织,他明确提出:要重视发展归侨侨眷中的中、高级知识分子;发展一批有侨务工作经验的积极分子,形成骨干力量,有利于我们开展工作;注意在港、澳、侨中发展有较大影响的亲属参加,扩大社会影响。
  为了方便春福同志的工作、便于随时找人谈话,我还为他弄了一部自行车,做为他在厦的交通工具。我自愿承担了他的“编外秘书”,不但协助抄写报告、通知、入党申请表等文字资料工作,还经常利用业余时间陪同拜访一些中、上层归侨知识分子,他一次又一次登门、苦口婆心的向他们介绍致公党历史、性质和任务:为了尽快成立工委会,经人介绍,他多次到鼓浪屿找时任鼓浪屿侨联主席、菲律宾归侨洪如萍同志和洪克刚先生,动员他们“出山”;经过市统战部领导的介绍,春福同志请出市第一医院眼科主治医师丘连滨同志参加致公党组织。在陈思达同志的协助下,春福同志还主动争取了几位在区侨联任职的归侨参加致公党,然而已经填好的申请表,又被各自取回,春福同志坦然面对此事,他认为是我们的工作没有做好,致公党组织在社会上的影响要靠自己工作的努力来实现,让更多的归侨侨眷了解致公党。
  1981年12月30日,春福同志在霞溪旅社召集党员会议,宣读中共厦门市委正式批复同意成立致公党厦门市工作委员会的文件。致公党厦门市工作委员会在他的主持下正式诞生,春福同志代表省委会,宣布了以洪如萍为召集人、丘连滨、陈思达为委员的领导班子,并希望我继续协助刚成立的工委会开展各项工作……
他在会上要求我们刚成立的致公党组织,要经常开展活动,有活动组织才会有活力,并希望能借助致公党的活动,有意识的邀请一些归侨侨眷中可发展的对象来参加,发展对象对致公党是有一个认识的过程,通过联系和宣传,扩大致公党在社会上的影响。
  在他的思想启发下,经工委会同意,1982年9月,我自告奋勇负责筹建致公党归侨文艺宣传队,并于9月26日晚,在政协礼堂举办了盛大的国庆晚会。市委、市政协、统战部、侨办、侨联的主要领导,以及海内外来宾、归侨侨眷280多人参加了联欢会。被称为“文革”后的第一次侨界盛会,成功的演出使社会各界和许多归侨对致公党给予了高度的评价。侨办主任柯栋梁同志感触地说:“致公党组织在厦门侨界是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联系着广大归侨侨眷知识分子,致公党所发挥的作用,侨办和侨联是代替不了的”。从此,致公党的不少工作得到了市侨办的支持和帮助,侨办与致公党携手共同举办了我市侨界的各项重大活动,致公党在社会上的影响不断扩大,组织不断得到发展。
  为了引进机关专职干部,我曾经二次跟随春福同志到洗树良同志家里做客,有一次登门拜访时,洗树良同志正在搓洗衣服,对调到机关工作他是一口拒绝,看到春福同志不厌其烦地以同志加兄弟的口气和各种道理劝说洗树良同志时,那种认真负责、耐心仔细的工作方法、方式,至今历历在目。春福同志的言传身教、以他艰苦朴素的工作作风和无私奉献的兢业精神,使旁观者也受到了感染,使我不断产生了一个念头:进致公党机关当专职, 1984年8月,我正式调到致公党机关工作……
春福同志虽然走了,他以一片丹心,留下了为致公党事业敬业奉献的精神!

1985年5月14日,黄鼎臣主席(右二)在厦门视察期间,林春福(左二)陪同到集美侨校看望海外学生,受到校长庄恭武(右一)热情接待,左一为作者。
 

仅供参考   请勿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