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门华侨致公标志
     
       
 
             返回首页《洪门·华侨·致公》
 
 
谈廉说腐话监督
◆ - 王起鹍-  ◆

【更改字体样式: 】  

  廉政,几千年来百姓的呼唤;清官,朝朝代代受到人民的称赞;清廉,乃是民心所向,为政者只有廉政地为民服务,才能造福一方,国强民富。
  腐败,是千古悠久历史人们的话题;皇帝和官吏使用自己所掌握的权力,随心所欲地攫取财富,过着奢侈淫靡的日子;而今不少代表权力机构的官员,走入腐败的歧途,寻求满足自己贪婪和卑鄙的欲望,伤害千千万万善良人民的心。从八十年代初使用“不正之风”这个词进而使用“腐败”这个词,中国出现了腐败,并勇敢地在全国、全世界面前公开地提出来,也敲响了警钟。
  古今中外,只有廉洁的政府,才能吸引国人爱国;就目前而言,也只有廉政的机关、廉政的领导倡导的爱国教育和宏伟事业,才能在号召力和感染力,大家才会听从教育,尽心实践其号召。腐败的机关和官员们,嘴上到处大讲特讲马列主义和精神文明,背地里却绞尽脑汁,利用职权狡诈地钻过法律的漏洞,肆无忌惮地干着犯罪的勾当,这些人起码的清政廉洁都做不到,群众便会很自然地送其一个挂羊头、卖狗肉的臭名,何能配当人民的“公仆”。
  由此可见,廉政廉政,根子在政。为此,权力必须受到监督,不受监督的权力就可能产生腐败。改革开放十多年来,代表权力机构的一些官员们走入腐败的歧途,也昭示了这一颠扑不破的真理。
  虽然近几年来反腐败斗争取得一定成绩,但党的第十二次代表大会文件中提出的在五年内实现社会风气和党风的根本好转的目标。可是几年的时间过去了,反不正之风任务没有完成,腐败反而继续发展了……
  实际上对因腐败行为的人进行警戒、整治不是治本,应该看到在我国这种权力高度集中的体制中,对权力的监督才是根本,作为政府、作为个人、作为企业家和作为文明社会的成员,都应该正视这个问题。
  反腐倡廉的最大障碍之一就是立法滞后,缺乏行之有效的高级监督机构,权力必须受到约束,为此党和政府应该有法律来建立、支持、保证这一高级监督机构。  另一方面,与贪污(腐败)作斗争的责任并不是都由政府来承担,对于权力的廉洁与否,全社会的公民,包括各民主党派、团体和各种职业协会、都应有机会负责地向当局提出不公对政府机构和党政官员,而且对一些个人的不满和疑问;新闻界在提倡廉政的斗争中可以、也必须发挥很关健的作用,做到使所有的监督者真正都对法律负责、受法律保护,使一切不受或难受监督的人和事都能得到严格的监督,而不能置身于监督体系以外,就是涉及到体制的许多问题,更应认真研究解决。(写於2000年)
 

仅供参考   请勿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