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门华侨致公标志
     

 
             返回首页《洪门·华侨·致公》
 
 


出书遭遇尴尬事

(仅供致公党内部参考)
 

◆ 王起鹍  ◆

【更改字体样式: 】  


  忻悦:
52日,我收到了由中国致公党上海市委出版,陈昌福教授所著的《致公往事》一书(此书是献给中国致公党上海市第八次代表大会),让我欣喜的是,此书收录了不少我准备出版的《海外洪门与中国致公党》一书中的图文。而且,作者以认真负责的精神还原了致公党历史上许多人和事,或被岁月湮没而鲜为人知,或由于讹传而产生误读和不实之词。

疑惑:我所编著的《海外洪门与中国致公党》一书,早已在陈昌福教授编著《致公往事》之前就交由《中国致公出版社》出版,并准备献给201612月召开的中国致公党厦门市第七次代表大会,然而,此书在《中国致公出版社》被所谓的党史“专家”和“权威”以各种理由於2017223日被“封杀”了……

警示:陈昌福教授在为《海外洪门与中国致公党》写序时说过:“我写的书不会交给《中国致公出版社》印刷和出版”……

最近,接到北京、广东、四川、安慰、福建等一些致公党同仁、致公党机关干部及致公党厦门市委会一些党员的邮件、微信,询问我《海外洪门与中国致公党》一书出版了没有? 为什么至今仍未出版?更有一些学者愿意出钱出力同我合作编著出版。作为本书的编著者,有责任向同仁们讲明事情的缘由:

《海外洪门与中国致公党》一书,确实是计划在201612月出版,然而至今还未能与读者见面,其原因是多方面的,但主要还是来自党内的 所谓的党史“权威”、“专家”没有能“举手”通过……

我作为致公党基层组织的一名“小人物”,在致公党机关工作了三十多年,写过信息、提案、党史、侨史等数百篇的文章,走访20多个国家和地区,得到海外洪门组织和华侨华人的支持,收集了许多党史、侨史资料。退休后,在罗豪才主席和致公党中央有关领导的关心下,专心研究党史。2013年中国致公党厦门市委组成了编委会,由我主笔编写《海外洪门与中国致公党》一书。期间,我还特地写了《关于被历史误读的司徒美堂》一文,寄 给致公党中央有关领导,希望中央“党务研究会”能真正发挥作用,对致公党的历史进行认真研究和探讨,迎接中国致公党九十周年纪念。

然而,2016年在我们的书稿交由《中国致公出版》出版之前,“党务研究会”负责人王宋大、邱国义写了《司徒美堂与中国致公党》一文,分别发表在《中国致公》杂志 和《中国致公》网页上,文章开头就以“权威”的语气写道:“司徒美堂在中国致公党中的地位和作用,是致公党历史的重要组成部分,由于年代久远,缺乏有充分依据的历史记载,在致公党有关书刊、文章和有些领导同志的讲话中,有时有不一致之处,一些党员也针对某些历史问题提出了质疑。应该指出,要厘清司徒美堂一生的重要经历及其思想脉络,尚需今后进行较深入的调研和开展较广泛的讨论。本文作者尽可能多地收集整理了国内现有历史文献和文史资料中有关司徒美堂的记载,对他在致公党中的地位和作用的历史演变,力求有历史依据、发展脉络较清晰、较客观的评析,以供了解和研究致公党和司徒美堂历史的参考。”针对此文内容,2016年11月陈昌福 教授撰写了《“建党无陈”与“司徒创党”—中国致公党创始人辨析》一文进行有理有据的反驳。

其实,在我编著《海外洪门与中国致公党》一书过程中,本书中的许多文章先后已经发表在《人民政协报》、《政协天地》、《中国致公》、《福建致公》、《厦门政协》及侨刊、侨报之上。因此,包括中国人民大学秦宝琦教授、上海陈昌福教授及一些华侨历史研究的专家学者都引用了自己的许多文史资料。

同时,《中国致公党90周年纪念刊》中部份文件资料,广东省《致公党中央党部旧址陈列馆》里面的部份资料,以及一些致公党同仁、院校学者寄来稿件作品,在他们的论文撰写过程中,引用了《洪门•华侨•致公》网页上的资料。有的还发来邮件,要求对他们的作品给予“指导”。如:致公党广州市委会党员黄蔼北同志撰写的“陈其尤在致公党‘三大’的作用与贡献”一文,希望能相互交流;又如,中国人民大学中共党史系博士生石瑶同志, 他专门研究致公党历史。石瑶在邮件中说:“如果您信任,我也可以做您的助手,帮助整理”。这几年,我所做出的点滴奉献,除了致公党各级领导的关心,还能得到不少致公党党员和专家学者的重视,确实感到欣慰。

然而,我们的书稿于2016年底交给《中国致公出版社》之后,《出版社》负责人一直以书稿在“致公党中央领导”手中“审核”为由,直到春节前夕才收到了审稿人邱国义的“审稿意见”,其中最关键的是,要我们把罗主席写的“序”删除。

邱国义“建议”删除罗主席的“序”,也是阻止我们的书未能出版的原因所在。罗主席的“序”中写有怎么一段话:“书中指出了中国致公党与中国洪门致公党的区别,厘清了二者关系,避免混为一谈。”这句话邱国义是不能接受的,他认为中国洪门致公党(司徒美堂为主席)与中国致公党(李济深、陈其尤为正副主席)的“政纲”是一致的(详见王宋大、邱国义写的《司徒美堂与中国致公党》一文)

我写书出书的本意,是想把自己手头的资料通过整理,还原致公历史上许多人和事,供大家参考研究,而且也是以赠送给各地致公党组织为目的。然而我们谁都没有想到此书竟然会在《中国致公出版社》未能“终审”通过,而关键人物就是邱国义。在现实面前,我 才明白当时陈昌福教授提出“警示”原意所在。共事多年,陈教授非常了解人与事的奥祕。

223日,他们通过《出版社》下达一条“红线”,如果不同意删除罗主席的序,发件人王舜平说:“那么本书的出版也就暂时放一放,相关费用要退回,其余损失由出版社负责”……

就这样,我们的书在所谓的“党史权威”的干预下,不能在自己的《中国致公出版社》出版,这虽然会感到可惜,但我们的书“只赠不售”,相信会在有关领导的支持下,尽早与广大致公党员见面。
  不久前,
我把《致公出版社》退回的样书寄给了陈昌福教授,他收到后很高兴的给我短讯说:大作收到。过硬的史料,经得起时间冲刷,足以推旧论断。了不起!老兄辛苦了,功德无量,造福后人!”,同时他建议说:“我走我的路。改正式出版为内部资料交流如何?只要能印成书就是胜利!”
  陈昌福这种种“退休本无事,烦恼自尋之。自作自受”的精神是值得我们学习的,有这种精神,才有《致公往事》的今天。

在此,对关心支持我们的致公党同仁及海外洪门组织、广大归侨侨眷表示衷心的致歉!


20174月由陈昌福著,中国致公党上海市委会出版的《致公往事》(注:如果按照“党史权威”的“意见”此书“非由 X X 致公党报送致公党中央的党史重大课题”,因此在他们的《出版社》绝对是不能以致公党组织名义印刷出版的)


陈昌福教授引用不少由我提供的资料,并以认真负责的精神,修正并还原许多曾经被误读的致公党的历史。同时在我编著《海外洪门与中国致公党》一书期间,陈教授给予了关心和支持, 并为我们的书作序,借此机会也向陈昌福教授表示衷心的感谢


以下是陈昌福教授在《致公往事》一书中引用的图文资料部份――



陈炯明为中国致公党刊物《公论晨报》题字等图片


1931年,中国致公党第二次全党代表大会召开前夕,926日,以美洲部分洪门为主召开洪门恳亲大会并在香港组织“中国致公堂总干部”,司徒美堂为总监督。 因此司徒美堂根本就没有参加“二大”。上图为《中国致公堂总干部报告书》;下图为摄于1939年全美洲洪门总干部成立典礼


1946926日司徒美堂为主席的中国洪门民治党要求中国致公党驻旧金山总支部改名为民治党总支部
(注:1946年4月-1947年4月,中国致公党正在筹备召开“三大”)


19451129中国洪门致公党主席司徒美堂写信给驻旧金山中国致公党负责人司徒俊葱等,要求其成立“中国洪门致公党驻美西支部”(本人提供)



 

1945年成立的中国洪门致公党总章,其党纲写道:“谨遵五祖遗训,力行三大信条,以义气团结,以忠诚救国,以义侠除奸”其党纲 、政纲的内容和中国致公党“一大”“二大”、“三大”的总纲内容各不相同。但《司徒美堂与中国致公党》的作者认为“中国洪门致公党”和“中国致公党”的纲领是“两相对照可知,两者的基本政治主张几乎完全一致的”

中国洪门史》作者:秦宝琦


以上是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院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秦宝琦引用图文资料的注明


《关于被历史误读的司徒美堂》一文引起专家学者的关注,并专程到厦门相互交流,澄清许多被历史误读的事件

 
《海外洪门与中国致公党》书中的大部份文章已发表在以下的报刊杂志上--


福建省《政协天地》杂志刊登文章


2015716日《人民政协报》春秋版


201110月福建《政协天地》杂志


2014年《中国致公》第一期


2015年《福建致公》第23


2011年《厦门政协》第四期


2011年《厦门政协》第三期


2013年在海南省为海外洪门人士讲授


2015826日为致公党杭州市委党员培训班介绍海外洪门与中国致公党发展历史


2016623日为致公党安徽省委会党员介绍中国致公党发展历史

 
准备在《中国致公出版社》出版的样书(刊号费用都已交清)


罗主席写的序:书中指出了中国致公党与中国洪门致公党的区别,厘清了二者关系,避免混为一谈


审稿人:邱国义


2015年由致公党中央党务研究会编,《中国致公出版社》出版的书


“有关同志通过较长时间的研究”的十篇文章说明与文章目录,其中有《司徒美堂与中国致公党》一文


《司徒美堂与中国致公党》的前言,作者以其“权威”的语气,指责一些书刊、文章和有些领导讲话有“不一致之处”,并以“党史专家”个人的观点,来指导统一理论思想






注:司徒美堂成立的中国洪门致公党并非邱国义所写的“回国参加政协会议”。而是为了回国参加19461115日蒋介石在南京召开的“国民大会”(详见上图文)

此封信件是1949年3月16黄X谌给致公党中央“三大”执委谭护同志的信,信中谈到司徒美堂“脱离民治党用致公党名义响应新政协之宣言”的情况


以上为《司徒美堂与中国致公党》部份内容 。希望读者能详细阅读(请点击≥司徒美堂与中国致公党文,并与陈昌福教授撰写的(请点击“建党无陈”与“司徒创党”相比较,两个截然不同的观点,或许会帮助我们了解更多鲜为人知的历史,以免产生误读与讹传。我最近撰写的(请点击浅析致公党“三大”召开前后的史迹也以许多历史资料来重现中国洪门致公党成立目的、经过.....




2017223日通过《出版社》,发件人王舜平:如果不同意删除罗主席的序,那么本书的出版也就暂时放一放,相关费用要退回,其余损失由出版社负责

--------------------------------------

《海外洪门与中国致公党》样书

陈昌福教授这种“退休本无事,烦恼自尋之。自作自受”的精神是值得我们学习的。因为有陈教授坚韧不拔的精神,才有《致公往事》按期出版与大家见面


  5月7日,陈教授收到我的书样后发给我短讯:大作收到。过硬的史料,经得起时间冲刷,足以推旧论断。了不起!老兄辛苦了,功德无量,造福后人!”(谢谢陈教授鼓励,但我也是“烦恼自寻,自作自受”
  陈教授建议:
“改正式出版为内部资料交流如何?”(谢谢,我们正在朝这个方向努力,向致公党上海市委会和陈教授学习)


------------------------------------

参考资料请点击浏览≥
             司徒美堂与中国致公党--王宋大 邱国义 (2016年2月2月)
             “建党无陈”与“司徒创党”----中国致公党创始人辨析 (陈昌福)
             浅析致公党“三大”召开前后的史迹(王起鹍

 

 

 

 
 

仅供参考   请勿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