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门华侨致公标志
     

 
             返回首页《洪门·华侨·致公》
 
 

 

中国洪门致公党的创始人-司徒美堂

 

◆ 王起鹍  ◆

【更改字体样式: 】  

     

  

  1942年      1950

前 言

1980410日中国新闻社以图文并茂报道了国侨办、致公党中央、全国侨联到八宝山祭扫司徒美堂时的新闻(摘要):“他们在前中央华侨事务委员会委员、前美洲洪门致公党主席司徒美堂……的陵墓前行三鞠躬礼,并献了鲜花……”这是最早在中国新闻媒体上披露的司徒美堂在国外的真正身份--“美洲洪门致公党主席”

201358日在广州举办的《纪念司徒美堂先生诞辰145周年》学术研讨会上,美国洪门致公总堂秘书长陈建平做了《一九四五年之全美洲洪门代表恳亲大会》的简述,其中再次披露了司徒美堂创建中国洪门致公党成立始末,也是在此次研讨会上,我也做了《浅述司徒美堂的洪门、华侨、致公之路》的论述(刊载於2013年《广东致公》第3期),从“洪门大佬一生仗义、爱国旗帜华侨楷模、改堂建党致力中华”三个方面讲述了司徒美堂在海外走过爱国主义的一生;

20153月,在国外又首次发现了一份19451129日司徒美堂以中国洪门致公党驻美洲总部主席名义给 “三藩市(旧金山)致公党”司徒俊葱、谭护的信件……

洪门致公党成立之背景

1945312日,司徒美堂提议美洲洪门致公总堂(原为美东致公总分堂)更名称为中国洪门致公党,应当有其深渊的历史背景,很值得探讨和研究……

1904年孙中山再次抵达美国鼓吹革命,孙中山多场演说及讲述的中国革命的道理,使司徒美堂“深深铭刻在自己心中,初步懂得要在中国进行“民有、民治、民享”的革命道理”。

其实,历史上美洲致公堂内部结构复杂,有铁心反清的,也有支持立宪的,部分人没啥远大志向;而且各分堂不一定听总堂指示,没有一位威望至高的大佬统领,要将其改造成统一有力的爱国组织,仅改订其章程解决不了问题。虽然早期在旧金山洪门致公总堂之下,分堂设在世界各地,后改称“五洲致公堂总堂”,纽约洪门致公堂都在其屋檐之下。然而,1925年中国致公党成立之后,以旧金山为中心的美西洪门堂口和以纽约为中心的美东洪门堂口时有矛盾,特别是1931年中国致公党总部移设香港,改变了美国东、西“洪门”的结构,美东各地致公堂并未因此而“改堂为党”、或“组党存堂”,依旧“我行我素”,仍以老规矩开展活动,后来美东致公总分堂渐渐脱离了旧金山五洲致公总堂,改称美国洪门致公总堂,并在美东地区设立多个分堂。

1933年陈炯明逝世之后,中国致公党便由中央干事委员会的陈其尤(陈炯明的机要秘书、参加致公党不久)及陈演生等人负责,虽然也吸收国内及南洋各地的洪门人士参加致公党,但“洪顺堂嫡系”色彩已经淡薄,因而逐渐与美洲(包括古巴、秘鲁)地区的致公党(致公堂)失去联系。

洪门大佬爱国情怀

司徒美堂是洪门大佬,更是一位爱国大佬,可谓胸怀爱国激情的洪门中坚人物,当时十万美洲洪门人士便可唤起千千万万美洲华侨爱国力量。1939615日,为了更好地组织抗日救亡运动,改变致公堂组织分散的状态,美东致公总堂召集所属的代表成立了“全美洲洪门总干部”,司徒美堂在该会任监督。会议主张集全美十多万洪门侨胞的力量,支持祖国将抗战坚持到底。“全美洲洪门总干部”的成立,是暂时结束了洪门内部长期堂号林立、互不团结的局面,以往的“门户之见”也涣然冰释于挽救中华民族的危亡之中。

洪门组织应当组织政党,美洲华侨应另立政党,干预国家政治以保护美洲华侨的权益。经历三十余年的奔波,几次来往与美国和中国,司徒美堂亲睹国内政治的变化和美国侨界隐藏的爱国情绪,司徒美堂或许感到“中国致公党驻金门地方总部”已是名存实亡,不能代表美洲洪门组织及美国华侨的心声,因此期盼组织新的“政党”,以便回国参加各党派联合政府,反映美洲华侨的心声。

组织政党参政救国

司徒美堂秉承致公堂旧有爱护国族之精神,实现真正民主政治的强烈愿望,此时的司徒美堂,已从美洲洪门大佬,成为积极参与中国革命的美洲华侨领袖。

1945年初,中国的抗日战争胜利在望。而此时中国社会形势发生重大变化,虽然国共仍为主导时局,但其他各派政治力量纷纷组党走上政治舞台。要求国共合作,反对内讧:要求民主,反对党治;要求国民党结束一党专政,建立多党派联合政府,以期早日抗战胜利共同建设战后新中国,已成当时潮流所向。如何因应潮流,进一步实现抗战救国大业,以司徒美堂为首的美洲洪门人士决定组建华侨政党回国参政又认为组党另起炉灶,不如将致公堂“改堂为党”更有群众基础,事半功倍,因此商定在纽约召开全美洲洪门代表恳亲大会,以联络感情,集中意志力量兴党建国。

成立中国洪门致公党

1945311日至322日全美洲洪门代表恳亲大会在纽约召开,会议地点在纽约市勿街二十二号(现美国洪门致公总堂和纽约洪门致公堂所在地)。会议代表共54名,实到出席47名。代表美国、古巴、加拿大、墨西哥、巴拿马、秘鲁、危地马拉七国洪门致公堂参加。司徒美堂、阮本万以全美洲洪门总干部代表名义参加了大会,在312日预备会上。司徒美堂、吕超然、朱家兆、陈宜显、梅友启五人被众推为草拟大会组织及议场细则。313日下午讨论通过《代表团捐款慰劳祖国抗战将士救济难民案》。随后捐款,其中司徒美堂带头捐300元、阮本万300元、波士顿致公堂200元,计有40人和五个致公堂共捐得3090美元,并送交纽约华侨救国会代汇国内财政部分别慰劳救济。

314日下午讨论通过《洪门致公堂应改组政党案》。并讨论通过《商定地点时期召开五洲洪门代表大会案》,决议于战后一年内在国内择定地点举行,由全美洲洪门致公堂总部负责召集。

317日,由司徒美堂代表全美洲洪门代表恳亲大会电函重庆蒋介石和延安毛泽东、周恩来等国共领袖,呼吁团结抗战,由各党派参加筹办国民大会。318日讨论通过《我洪门应请政府准有国民代表名额若干以便参加今年十一月召集之国民大会案》和《组织中国洪门致公党驻美洲总部现在美国纽约案》。

为了传承洪门精神,319日大会讨论、决议五祖像悬于五祖房内,大堂则中悬陈近南先师像,左悬万云龙大哥像,右悬黄克强(黄兴)大哥像。陈近南先师像之下则悬三大信条。

322日选举中国洪门致公党驻美洲总部职员:司徒美堂为中国洪门致公党驻美洲总部主席,朱家兆、陈宜显、甄显炽副主席,刘恩初秘书长。42日,中国洪门致公党驻美洲总部举行就职典礼,并电告国民政府蒋介石。电文如下;

蒋主席钧鉴:中国洪门致公党本日成立,美堂被选为主席,家兆、宜显、显炽为副主席,恩初为秘书长。同日就职。洪门昆仲与中山先生携手革命,推倒满清,建立民国。本党自当本既往之精神,与各党派同赴国难,一致拥护政府抗战建国,以完成洪门先烈革命之初衷。本党同人,尤盼迅速颁布宪法,实行民主,以拯民生,而奠国基。谨布愚诚,祈为亮察。   中国洪门致公党驻美洲总部主席司徒美堂:副主席朱家兆、陈宜显、甄显炽。

由于身在美加,感受到政党文化对国家民主进步的影响,组织华侨政党回国参政就成为美洲洪门的多年意愿。这一次恳亲大会,将美洲洪门致公堂改组为中国洪门致公党,就是其组建华侨政党的又一次尝试。

在这次会议上,司徒美堂以其至高的威望当选为中国洪门致公党驻美洲总部主席,奠定了那个时期他在美洲洪门的崇高地位。同时司徒美堂也受到当时国民政府的高度尊重和礼遇,继续担任国民参政会参政员。

陈建平《简述》中写道:这一届恳亲大会,在美洲洪门发展史上是一次承前启后的会议。它促进了当时美洲洪门的整合发展,它也是次年(在上海)成立的中国洪门民治党的先导,它实际上就是中国洪门民治党第一届全美洲洪门代表恳亲大会(19467月,五洲洪门恳亲大会在上海召开,并以中国洪门致公党为基础改称中国洪门民治党,91日正式成立,司徒美堂、赵昱为正副主席。)

中国洪门民治党成立之后,1946926日其中央党部先后发出第一号、第二号通告称:查本党由海外致公堂、致公党改组而成,依照本党总章,定名为中国洪门民治党,所有致公党应於文到之日起一律取消,各地所设总支部、支部、分部等一律改称为中国洪门民治党驻某某总部、支部、分部

虽然该通告(见同时寄达中国致公党驻旧金山总部,然而旧金山致公党总部,并未接受改用民治党之名。而最终还是设在纽约的中国洪门民治党总部,於1981年,在波士顿召开第十三届洪门恳亲大会之后,从新恢复堂号为美国洪门致公总堂。

后 记

虽然全美洲洪门代表恳亲大会在纽约召开,并议决成立了中国洪门致公党,然而使人遗憾的是,在冠以“全美洲”恳亲大会上,有来自纽约、华盛顿、波士顿、芝加哥等美东地区的代表,但恰恰缺少了以旧金山为主的美西地区的代表,究其原因,可以从19451129日司徒美堂以中国洪门致公党驻美洲总部主席名义给旧金山“中国致公党委员会”司徒俊葱(中国致公党“三大”监委)和谭护(“三大”执委)的信件中找到答案:

一、美东洪门致公堂原为纽约洪门致公总分堂,是旧金山五洲洪门致公总堂的分支机构,后来又改称美洲洪门致公总堂,当时就有违背“堂口”规矩之嫌,洪门堂口之间是很注重“等级”关系,在司徒美堂的信函字眼里也透露了这种“等级”关系,因此绝不可能让原来的“分堂”来指挥“总堂”;

二、192510月中国致公党在旧金山成立,并设立总部。后来致公党总部迁至香港,当时“中国致公党驻金门地方总部”负责人仍然是司徒俊葱(“三大”后任致公党中央监察委员、第五届副主席),致公总堂盟长是谭护(“三大”后任致公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因此,司徒美堂把此信函直接寄给了“三藩市(旧金山)致公党”司徒俊葱、谭护两位收启。虽然信函中写明“决定贵埠组立支部为‘中国洪门致公党驻美西支部’统辖美西各分部”,司徒美堂还是想通过和司徒俊葱、谭护洪门大佬的关系,“商量” 解决他们之间的“等级”问题,得以在旧金山成立中国洪门致公党分机构;

三、中国致公党已在旧金山设立了总支部,受中国致公党总部的领导,因此不可能接受其他政党在其党部、堂口内另立门户。因此旧金山五洲洪门致公总堂不但没有委派代表参加在纽约召开的恳亲大会,更没有接受司徒美堂亲自写信要他们组立“中国洪门致公党驻美西支部”决议;

、1931年9月,在香港举行的“五洲致公团体恳亲大会”上司徒美堂并没有签名赞成重组中国致公党总部,而是代表(第二区美东纽约各埠)与第一区加拿大代表一起主持“五洲致公堂代表大会”、在香港另起炉灶成立“中国致公堂总干部”,并任监察部总监督。

五、从此信中,同时为我们解开了困扰许久的一段历史,假若司徒美堂曾经参与创建中国致公党,或参加“二大”重组致公党,以他的为人和性格,不可能做出“对抗”致公党中央,另组新党,“分裂”中国致公党举动。由于当时的中国致公党处在低迷状况,美洲又需要一个华侨自己的政治组织,司徒美堂出于爱国主义热情,积极组织新的政党,然而在美国本土,不能只有东部、缺了西部,因此为了使“中国洪门致公党”成为“完整”的组织,想在旧金山设立“中国洪门致公党驻美西支部”,这很自然的,也是良好的愿望,才能让中国洪门致公党以更好的姿态回国参政。

图一:19391011日全美洲洪门干部成立庆典(最后排右一为司徒美堂)

1943103日全加洪门致公堂在都城举行第十一届恳亲大会中央特派员黄伯耀(中)、参政员司徒美堂(右五)与美洲总干部长吕超然参加典礼

图三:洪门致公堂(党)大堂内,中悬陈近南先师像,左悬万云龙像,右悬黄克强(黄兴)像。

图四:19425月,司徒美堂在广东参观韶关孤儿院

图五:中国洪门致公党总章-全美洲洪门机关代表恳亲大会

图六:1945813日中国洪门致公党驻古巴总支部决议案文件

图七:19451129日司徒美堂给中国致公党驻金门地方总部司徒俊葱、谭护的信函

图八:1946年9月26日中国民治党通告(第一号、第二号)

 


1931年9月中国致公堂总干部报告五洲洪门恳亲大会书,司徒美堂在中国致公堂总干部中任监察部总监督

(作者:厦门市政协特邀研究员、原致公党厦门市委会副主委、市侨联副主席)

 

 


  
    ★
  中国致公党卓越的创始人--黄三德--(王起鹍)
    ★  浅述致公党“二大”与致公团体恳亲大会史实---王起鹍
      追述致公党“三大”前后鲜为人知的历史--(王起鹍)
  ★ 致公建党史料渐次亮相,或可填补党史研究空白(陈昌福)
 
    ★ 
揭开陈炯明留在中国致公党的史迹-- (王起鹍)
  ★ 中国致公党早期领导人司徒俊葱的点滴史迹 (王起鹍)
   浅述司徒美堂的洪门、华侨、致公之路―――纪念司徒美堂诞辰145周年 (王起鹍) 
  ★ 
开国大典站在毛泽东身旁的并非司徒美堂 (王起鹍)
   

 
 

仅供参考   请勿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