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门华侨致公标志
     

 
             返回首页《洪门·华侨·致公》
 
 

关于被历史误读的司徒美堂 (只供致公党内部参考)

◆ 王起鹍  ◆

【更改字体样式: 】  

 

“纪念司徒美堂先生诞辰145周年学术研讨会”于58 在广州举行,我应邀参加了这次会议,并撰写了《浅述司徒美堂的洪门、华侨、致公之路》提交大会做交流。同时在论坛会上有机会与致公党内的专家学者、党务工作者陈昌福、谢慈庭及美国洪门致公总堂秘书长陈建平等人士进行交流,对司徒美堂的历史有了进一步的发现和认识。

早在2008年司徒美堂诞辰140周年之际,我曾经萌发着撰写一篇相关纪念文章,实事求是的评介司徒美堂的历史,然而参阅了纪念司徒美堂诞辰130周年、135周年及140周年的许多文章后,感到无从着笔,党内外不少纪念文章,似乎已经把司徒美堂的一生定格在同一个“模式”上:“洪门大佬”、“中国致公党创始人之一”、“中国致公党的卓越创始人”等等,文章炒作最多的有如:《开国大典上站在毛主席身旁的“洪门大佬”》,甚至在广州召开的“纪念司徒美堂先生诞辰145周年学术研讨会”的前一天(58《广州日报》A16版上介绍司徒美堂的醒目标题是《罗斯福曾是他律师,孙中山吃他做的菜》,此文章的插图注解,把站在毛主席身边的、时任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张澜说成是司徒美堂“见图”,我查阅了司徒美堂的历史图片资料,他在1951年之前是没有留长胡子),许多类似的新闻报道、文章似乎已经是“正面拔高”了司徒美堂的历史作为,因此,如果今天要事实求是的按照自己所掌握的历史资料来研究,恐将会违背既定“模式”。但是,历史总不能这样继续去“误导”人们……

在这次论坛会上, 陈昌福教授在其一篇《司徒美堂与中国洪门民治党》一文中,以“此一‘致公’非彼‘致公’”,阐明了“1925年成立的中国致公党”和“1945年改名的中国洪门致公党”有根本的区别,教授从另一个角度佐证了司徒美堂并非中国致公党的创始人,而是1945年在纽约成立的中国洪门致公党的创始人。

原致公党广东省委专职副主委谢慈庭在自由发言中更是直言:司徒美堂先生在1931年之前只是一个平常、普通的人物,1931年前的司徒美堂与孙中山的关系、司徒美堂与美洲洪门致公堂、司徒美堂与中国致公党的关系,都是被人为的“拨高”了,这不符合历史实事,应当说,司徒美堂只是在1931年后才逐渐走向革命的道路,为中国的革命做出贡献……

十几年来,我在为各地致公党组织讲授中国致公党发展历史、海外洪门发展历史时,经常有新党员提出了“陈炯明、司徒美堂谁是致公党中央的领导人?”“没有进入致公党中央核心人物的司徒美堂怎么成了党的‘创始人’”?对此类疑义,我也请教过 陈昌福教授,虽然 教授也有同感,由于缺少历史资料佐证、或属于致公党内的敏感问题而未能正面回应。

这次,我本着以历史图片、史料为依据,以客观公正为原则,尽量还原历史的原貌,希望能写下真实的历史。我在阅读致公党发展历史时,经常会发现一些与我们真实的历史有所不同出处,甚至相悖的地方,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有些则是固有的误区:

1因为历史性的原因,中国致公党成立于国外,在资料缺乏的情况下,只能是依靠很少的史料和前辈们的个人回忆来积累成“历史”,加上一些专家学者在探讨研究时又没有新的史料做补充,又无法到国外征集史料,或者中央领导对党史的研究工作没有引起足够重视,使我们致公党发展史,停留在“炒作”、“沿用”之上,甚至为了工作上的需要、“统战”工作的需要而将错就错,基层致公党党务工作者、党员,只能是照搬硬套。

2由于中国致公党第一、二次代表大会期间,受其领导人陈炯明的历史问题之困,直接影响到中国致公党的这一段历史,因此,中国致公党的历史,从不提及“陈炯明”的名字,为了“补缺”历史,只能以司徒美堂来代替陈炯明的“位子”,自然也就产生了“创始人”之说,以司徒美堂的抗日爱国精神激发党员的爱国热情,以司徒美堂的爱国主义形象来增添致公党在历史上光环,几十年来,总是含含糊糊的历史,让许多外界误认为司徒美堂就是中国致公党第一、二届的领导人(创始人),后来提升为“卓越的创始人”,而真正的领导人陈炯明、唐继尧、司徒俊蒽等确被长期“关进”了致公党的历史。

如上图:致公党中央出版的607080周年纪念画册,在介绍一大、二大时,没有陈炯明总理的介绍,取而代之的是司徒美堂。

我是1981年参加致公党并参与筹建厦门组织,有幸亲自听到黄鼎臣、伍觉天、许志猛等老一辈致公党领导人讲述洪门、致公堂、致公党的历史,也才引起自己对洪门、致公党历史的兴趣。但我只是专职干部,只能在工作中尽量实事求是的遵照《党史》、《章程》为党员做讲解而已。由于对致公党发展历史的兴趣,经常利用出访机会拜访海外洪门堂口,寻找、收集与致公党有关的史料,上世纪九十年代就收集了菲律宾、缅甸的洪门资料;2000年,我还亲自在夏威夷国安会馆拍摄到了孙中山参加洪门的史料(相片),在旧金山总堂拍摄到1923年五洲洪门第三次恳亲大会和致公党第一次代表大会等资料照片(从此引起我对致公党历史的重视):

 

对司徒美堂先生的误读与修正

一、对司徒美堂称誉之演变的资料

1198044,致公党中央、国侨办、全国侨联在祭扫司徒美堂之墓时的中央新闻社的报道:他们在前美洲洪门致公党主席、前中央华侨事务委员会委员司徒美堂墓……前行三鞠躬礼。(即1945年更名的“中国洪门致公党”)

219812月,文史资料出版社出版的中华民国史资料丛稿《中国致公党》一书,简介中“致公党1925年的成立,和1931年的重建”(P.123页),都没有出现司徒美堂的名字;除了这本书中司徒美堂本人撰写的“国外洪门的历史和它的新情况”(P.9)、“呼吁洪门人士支持陈其尤等改组中国致公党”(P.18)二篇文章中提及自己:“抗战胜利前半年,我在美国纽约曾把美洲致公堂改为中国洪门致公党……”、“民国廿年在香港组织中央党部时,美堂已亲自出席,加以签字赞同……,美堂以洪门老人地位,深表同情……”

以上二段话,一是表明他是在1945年“把美洲致公堂改为中国洪门致公党”;1931年他自称“美堂以洪门老人地位” 加以签字赞同,而并非以“致公党元老”、“致公党党员”自称,在以后的司徒美堂的自传、口述历史中,司徒美堂也从未自称自己是“致公党元老”、“致公党党员”、“中国致公党创始人”等称谓。

319893月,上海出版社出版的《中国民主党派史述略》中(P.256)中写道:“193110月,中国致公党在香港召开第二次代表大会……,陈其尤和司徒美堂都是这次代表大会的代表,陈其尤被这次代表大会选为致公党中央干事会负责人之一……”

其实,司徒美堂是否是这次代表大会的代表,在《陈其尤与中国致公党》一书中,没有文章史料的记载。(《党派史述略》的作者之一是上海原主委俞云波)

41985105,在纪念中国致公党成立六十周年大会上,习仲勋、黄鼎臣的讲话中首次以“致公党元老司徒美堂先生”的称誉出现在领导讲话中,但只描述了司徒美堂参与抗战之后支持祖国的革命活动等史料(此前黄鼎臣的许多文章中称司徒美堂为“洪门元老”);

1985年,第5《致公通讯》纪念专辑的所有回忆文章中,也未提到司徒美堂参与19251931年“创建”、“重建”致公党的发展、活动的史迹。

1988年在纪念司徒美堂120周年的文章中,把司徒美堂定位在:“美洲洪门致公党主席司徒美堂,在抗日战争中,团结海外侨胞,发动寡捐救国、保护华侨的合法权益,支援祖国建设等方面所作出的卓越贡献。”

51990,《致公通讯》第7期,纪念中国致公党65周年的专辑中刊登了致公党中央副主席伍觉天的回忆文章《历史的回顾和广东组织情况》(写於1989428)一文中提到:“1931年,中国致公党在香港召开第二次代表大会……司徒美堂为美洲总支部主席。”

6、中国致公党成立607080周年纪念册中的“中国致公党简介”中都没有提及司徒美堂名字。只是在上述的纪念画册中的致公党“一大”和“二大”的页面上简单介绍了:“1931年中国致公党在香港召开第二次代表大会……美洲负责人司徒美堂也出席了会议”;而在此页面配有司徒美堂肖像的下方注有司徒美堂简介“是中国致公党元老之一。”除了排版形式不一样,文字内容基本相同。

2005年的成立80周年画册中,首次把致公党一大的合影照片印制“一大、二大”页面上(P. 28),而“中国致公党与司徒美堂”作了专门页面(P.31),介绍司徒美堂是“中国致公党元老”。

720001022005102举行的中国致公党成立75周年、80周年大会上,罗豪才主席、刘延东的讲话中没有再提及司徒美堂的名字。

82003825编写出版的《中国致公党简史》中:“19231010,五洲洪门第三次恳亲大会在美国旧金山召开。司徒美堂、黄三德及海外不少洪门团体代表出席了这次会议……(P.4)”(这或许成了误导和学者引用根源);

在“中国致公党第二次代表大会”内写有“193110月,致公党在香港召开第二次代表大会……美洲洪门元老司徒美堂也参加大会……这次会议决定致公党总部设在香港,仍推举陈炯明为总理,陈演生为秘书长,司徒美堂为美洲总支部主席……(P.67

920107月出版的《中国致公简史》,在“中国致公党的建立过程”目录下,仍然保留了“19231010,五洲洪门第三次恳亲大会在美国旧金山召开。司徒美堂、黄三德及海外不少洪门团体代表出席了这次会议……(P.5)” 

193110月,致公党在香港召开第二次代表大会……美洲洪门元老司徒美堂也参加大会……这次会议决定致公党总部设在香港,仍推举陈炯明为总理,陈演生为秘书长,司徒美堂为美洲总支部主席……(P.9

二、司徒美堂之“中国致公党创始人”的由来

司徒美堂的“创党”之称,应该是从上述的中国致公党简史或中央老领导的回忆文章中“引用”出来的,在致公党中央领导的讲话、发言中再次“提炼”、“创造”成了司徒美堂是“中国致公党的创始人”……

1 2003年10月10日 《人民日报海外版》第八版全文刊登了全国政协副主席、致公党中央主席罗豪才的文章《怀念司徒美堂先生》一文,文中写道:“今年是著名侨领司徒美堂先生诞辰135周年。司徒美堂先生是一位伟大的爱国主义者,是深受海内外人士尊敬的著名的华侨领袖,是中国致公党卓越的创始人之一。司徒美堂先生的一生是爱国的一生、革命的一生,他所走过的道路,正是千千万万爱国侨胞所走的历史道路的高度浓缩和生动体现。”

也是首次对外称誉司徒美堂是“中国致公党卓越的创始人之一”

220031012,中国新闻网在《司徒美堂诞辰135周年纪念活动在广东开平举行》报道中提到:“司徒美堂是著名的爱国侨领、中国致公党的创始人之一,与东南亚华侨陈嘉庚先生齐名。”

32008426,由致公党中央主办的纪念司徒美堂先生诞辰140周年座谈会在北京召开。万钢在座谈会上发表讲话,他说,司徒美堂先生是海外爱国华侨的光辉典范,是中华民族奋发自强的楷模,是致公党的优秀创始人之一

420081114,司徒美堂诞辰140周年纪念活动在开平市隆重举行,当时的各家新闻报道是:“司徒美堂先生是一位伟大的爱国主义者,是深受海内外人士尊敬的著名华侨领袖,是中国致公党卓越的创始人之一,”

5201359,在中新社的新闻报道稿《广东纪念司徒美堂诞辰145周年》中写道:“司徒美堂是一名深受海内外人士尊敬的著名华侨领袖,也是一位伟大的爱国主义者、中国致公党创始人之一。”

三、以史料为证建议修正:

1、关于司徒美堂1923年、1925年参加创建中国致公党描述,从我掌握的史料中,没有见到有关资料可以证实司徒美堂参加这二次会议。

1923年、1925年的恳亲大会的名单中没有司徒美堂名字,如图:

1923年五洲洪门第三次恳亲大会在旧金山召开,在其69位区域代表名列中,出席大会的美洲致公总堂代表是黄任贤、黄三德、朱逸庭、康洪章、黄杰、陈浩孙,没有出现司徒美堂。(纽约洪门致公总堂藏图)

    

  
1925年10月10日,中国致公党总部开幕会上20几个代表中也没有司徒美堂名字。相片上也没有司徒美堂。(旧金山五洲洪门致公总堂藏图)
  以上质疑在十年前曾经到美国,并向夏威夷致公堂、旧金山致公堂、纽约致公堂有关洪门人士咨询,也无法证实司徒美堂曾经参加这二次大会。

2、1931年10月,中国致公党在香港举行第二次代表大会。来自美洲和其他海外各处的代表出席了会议,参加会议代表名单:徐静洲、吴演存、陈湘文、林植才、李瑞生、曾仲伟、陈演生、莫振英、王 涛、钟文裕、黄无晦、梁太仓、陈兆文、陈锦楠、胡振群、朱 熙、钟景山、朱 耀、陈显光、陈直中、黄伯群、曾助尧、江英华、司徒俊葱、陈炯明、宋静琴、钟秀南、钟广彬、刘习卿、严锡煊等三十余人中也没有司徒美堂。(在此次大会留下的照片里也没有司徒美堂)。(旧金山五洲洪门致公总堂藏图)
  3、关于“司徒美堂致公党任美洲总支部主席”:
一些文章、文件中和大事记中写道:“1931年10月,中国致公党在香港举行第二次代表大会。大会由陈炯明主持,美洲洪门元老司徒美堂也参加了大会,这次会议决定中国致公党总部设在香港,仍推举陈炯明为总理,陈演生为秘书长,司徒美堂为美洲总支部主席。”
  然而在1932年3月15日“中国致公党中央本部第三号训令中”,其所列出的各地区党总支一览表中根本就没有美洲总支部,美国只设“中国致公党驻金门地方总部”。

  第三号训令其列表如下:“中国致公党驻金门地方总部”、“中国致公党驻秘鲁地方总部”、“中国致公党驻古巴地方总部”、“中国致公党驻伦敦地方总部”等八个国家的地方总部;有包括“中国致公党驻雪兰莪(吉隆坡)支部”、香港、澳门、上海、天津、大连、广州湾、厦门、汕头等十一个支部为中央直辖支部;还有荷兰支部,秘鲁毡乍支部、华拉分部,巴拿马箇即等分部列属于其他总部。(旧金山五洲洪门致公总堂藏图)
  在美洲洪门致公总堂秘书长陈建平撰写的《1945年之全美洲洪门恳亲大会简述》一文中,以该会堂内的文史资料为佐证,阐述了1945年4月2日 ,中国洪门致公党驻美洲总部举行就职典礼,并电告国民政府蒋主席。
  电文如下,蒋主席钧竖:中国洪门致公党本日成立,美堂被选为主席,家兆、宜显、显炽为副主席,恩初为秘书长。同日就职。洪门昆仲与中 山 先生携手革命,推倒满清,建立民国。本党自当本既往之精神,与各党派同赴国难,一致拥护政府抗战建国,以完成洪门先烈革命之初衷。本党同人,尤盼迅速颁布宪法,实行民主,以拯民生,而奠国基。谨布愚诚,祈为亮察。中国洪门致公党驻美洲总部主席司徒美堂:副主席朱家兆、陈宜显、甄显炽
  在这次会议上,司徒美堂以其至高的威望当选为中国洪门致公堂驻美洲总部主席,奠定了那个时期他在美洲洪门的崇高地位。
  根据上述,查证了中国致公党的历史中讲述的司徒美堂任“中国致公党美洲总部”主席,也就是成立于1945年4月的中国洪门致公党驻美洲总部。
  4、有些文章把1925年10月10日成立的中国致公党(总理陈炯明)和1945年3月12日成立的中国洪门致公党(主席司徒美堂)混为一谈;至今在中国致公党的历史史料上,对“中国洪门致公党”没有做过定论。然而在领导发表谈话、介绍文章时又把司徒美堂称为“中国致公党的创始人”、“中国致公党元老”,但在介绍他的简历中也只有提到“洪门元老”、“洪门大佬”、“美洲洪门元老”之称呼,没有提及他是否是“中国致公党党员”、“致公党元老”。
  在司徒美堂自己谈话、声明中也从未说他是致公党元老,且都以“美堂以洪门老人地位”、“美洲洪门致公堂耆旧身份”自称,让许多致公党党员感到费解。
  当然,在某种意义上说称司徒美堂为“致公党元老”也是可以的,因为1925年致公党成立,是以改堂为党,美洲洪门致公堂的所有堂口昆仲,也自然成为致公党党员了。
  司徒美堂最为光辉的称誉不应是“洪门大佬”,更不是“致公党的创始人”,而是华侨的楷模,美洲华侨的旗帜,他的一生反映了海外华侨的苦难经历和爱国、进步的历程,是把一生献给华侨事业的领袖;他积极发动华侨为支援祖国抗战捐款,疾恶如仇、爱憎分明、敢作敢为,他以护侨爱国为已任,为维护侨胞的利益、促进侨胞的团结鞠躬尽瘁,倾尽全力……
  以上是笔者之见,仅供参考,期望让中国致公党的历史能回归真实。(写於2013年5月30日 厦门)

  
  
@@!继续参阅上海党史研究专家陈昌福2016年10月撰写的文章:
  
“建党无陈”与“司徒创党”----中国致公党创始人辨析
  
文章摘要:“建党无陈”与“司徒创党”,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本文仅就“司徒创党”作一辨析,就事论事。 并从五个方面论述了司徒美堂并非中国致公党的“创始人”或“创始人之一”;同时以许多史料论述了司徒美堂并没有参加“一大”、“二大”、“三大”,及建国后司徒美堂也没有参加中国致公党的组织活动。
  最后笔者重申:关于司徒美堂是中国致公党创始人的辨析,旨在澄清创党事实,避免以讹传讹,并不低估司徒美堂关怀和帮助致公党组织,对致公党工作是起了很大的影响,也丝毫无损于司徒美堂是美洲方面爱国华侨领抽,以及他为动员海外侨胞支恃抗日战争、人民解放战争和缔造新中国作出的贡献。

 其他参考文章:
  
 
 ★ “建党无陈”与“司徒创党”----中国致公党创始人辨析 (陈昌福)

   ★  中国洪门致公党的创始人-司徒美堂---王起鹍

   ★ 致公建党史料渐次亮相,或可填补党史研究空白 (陈昌福

  ★ 浅述司徒美堂的洪门、华侨、致公之路―――纪念司徒美堂诞辰145周年 (王起鹍)
   ★ 开国大典站在毛泽东身旁的并非司徒美堂 (王起鹍)
     写在《关于被历史误读的司徒美堂》前的几点说明和意见 (王起鹍)

   ★ 中国致公党与抗战史实---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致公党成立90周 年(王起鹍)
  ★ 
揭开陈炯明留在中国致公党的史迹-- (王起鹍)
  ★  简述致公党在国内成立最早的基层组织 (王起鹍)
  ★ 中国致公党早期领导人司徒俊葱的点滴史迹 (王起鹍)
  ★ 画说《公论晨报》到《中国致公》的历史渊源 (王起鹍)
  

  

  

 
 
 
 
 
 
 
 

仅供参考   请勿复制